在涉军维权会议上 调离西藏的将军今年以新身份亮相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在涉军维权会议上,调离西藏的将军今年以新身份亮相

  来源:北京青年报

  撰文 |  余晖

  7月29日上午,一场涉军维权会议在兵源大省、驻军大省河南召开。

  据最高法方面消息,这场会议的全称是涉军维权“信阳模式”“鄂豫皖模式”总结推广座谈会,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、院长周强出席。

  参加会议的还有:

  河南省军区政委徐元鸿

  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刘立根

  中部战区政治工作部副主任、战区党委政法委副书记张希元

  河南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甘荣坤

 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道才

 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董开军

 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游劝荣

  紧接着,7月30日,河南省、湖北省、安徽省高院与解放军郑州、武汉、合肥军事法院联合印发了《大别山(鄂豫皖)革命老区军地法院涉军维权工作协作规定》。

  消息中的要点不少。

  调离西藏

  根据最高法方面披露的消息,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刘立根,中部战区政治工作部副主任、战区党委政法委副书记张希元出席了上述会议。

  刘立根,男,汉族,正军职,空军少将军衔,2018年4月任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、党委书记,一级大法官。


  和刘立根一起出席的,还有张希元。

  公开报道显示,张希元长期在沈阳军区服役,曾任沈阳军区政治部干部部部长等职,并于2012年年底前调任第39集团军政治部主任,后转任第39集团军副政委。

  2016年,张希元升任西藏军区副政委。今年1月,有媒体发现张希元已调离西藏。

△时任西藏军区副政委张希元(中) (图自澎湃新闻)
△时任西藏军区副政委张希元(中) (图自澎湃新闻)

  政知君注意到,在今年媒体的报道中,这是张希元首次以新身份亮相,他的新职务是“中部战区政治工作部副主任、战区党委政法委副书记”。

  根据中国网介绍,中部战区司令部驻北京,陆军机关驻石家庄,负责领导和指挥北京、河北、天津、河南、山西、陕西、湖北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  “牵涉军地双方,事关兵心士气”

  张希元参加的这次会议,与涉军维权有关。

  中国军网此前提到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变革,官兵涉法涉诉问题难以避免。比如,房屋拆迁安置、经济合同纠纷、人身伤害赔偿、婚姻财产分割等等。这些问题如果解决不好,会牵扯官兵精力,影响基层部队安全稳定。

  这几年来,军队系统和法院系统对此都十分重视。

  以张希元所在的中部战区为例。

  《解放军报》今年1月报道称,近年来,中部战区陆军针对官兵涉法涉诉问题,抽调军队律师组成涉法维权工作组,将涉案金额大、基层难解决、牵扯精力多的案件问题作为重点攻关对象,先后赴北京、吉林、四川、福建等17个省市现地调查,行程20余万公里,依法帮助部队和官兵解决疑难案件115件。


  上述文章提到,涉军维权工作牵涉军地双方,事关兵心士气,各级应把依法维护好军人军属合法权益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做实做好。

  再来看法院系统。

  2018年,曾有两场涉军维权的会议先后在北京、沈阳召开。

  当年6月,在北京,中部战区和七省(市)涉军维权工作联席会议召开,当时最高法副院长张述元出席。

  中部战区司令员乙晓光、时任中部战区政委殷方龙也出席了会议。

  在那次会议上,张述元说,各级法院要“站在强军兴军、民族复兴的高度,深刻认识涉军维权工作的重要意义”。

  当年11月,在沈阳召开了“北部战区五省(区)军地法院涉军维权总结表彰会”,当时,最高法审委会副部级专职委员贺小荣出席。

  补一句。

  北部战区司令部驻沈阳,陆军机关驻济南。负责领导和指挥辽宁、黑龙江、山东、吉林、内蒙古的所属武装力量。

  为什么在信阳?

  这次会议召开的地点是河南信阳,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、院长周强出席,规格更高。


  政知君了解到,河南信阳市是兵源大市。

  据《人民法院报》此前介绍,1927年到1949年,信阳前后有近百万人参军参战。红四方面军、红二十五军、红二十八军等红军主力在这里成长,大别山游击队在这里坚持,近百位开国将领从这里走出。

  上文称,信阳市是红色热土,也是兵源大市。信阳涉军维权服务对象已达30余万人,人民群众参军的热情一年高过一年。

  在这次会议上,周强要求:

  坚持严格公正司法,依法妥善审理涉军案件。

  加强巡回审判,畅通诉讼绿色通道,确保涉军案件快立、快审、快执、快结。

  及时妥善处理执行抗击疫情、抢险救灾、重大军事行动等任务的部队官兵及其家庭遇到的涉法涉诉问题,健全军地协调机制,加大物质装备保障力度。

  扎实推进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,促进涉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、实质性化解。

  周强说,认真总结推广涉军维权“信阳模式”“鄂豫皖模式”实践经验,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,切实加强新时代涉军维权工作,维护国防利益和军人军属合法权益。

  那“信阳模式”到底是什么?

  据《人民法院报》2019年8月介绍,从2013年开始,信阳法院全面推进涉军维权工作,全市法院相继成立“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”。

  此外,信阳全市两级法院在民一庭统一建立了“涉军维权合议庭”,对涉军案件加盖标志,全程跟踪,实时监控。在优抚对象比较集中的地区,设立17个巡回审判点等。

  就在5年前(2015年7月),周强曾到河南调研涉军维权法庭。那次调研时,他说,“信阳模式”、“鄂豫皖模式”值得广泛推广。

  7月30日,河南、湖北、安徽高院与解放军郑州、武汉、合肥军事法院联合印发《大别山(鄂豫皖)革命老区军地法院涉军维权工作协作规定》。


  《协作规定》指出,工作协作主体是河南省、湖北省、安徽省各级人民法院和郑州军事法院、武汉军事法院、合肥军事法院,大别山革命老区驻军(含武警部队)团以上单位。

  工作协作内容主要包括个案受理移送、情况信息反馈、联合督办案件、协助送达执行、开展宣传教育、培训工作骨干、加强调研交流、推广经验做法、树立先进典型。

责任编辑:张建利

来源:新浪网